86年用哪两句话化解社会上关于他健康的谣言

  正因为打桥牌技艺高超、讲究规矩,结识了许多中外桥牌高手。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打牌要和高手打,输了也有味道”。1981年,“桥牌女皇”、美籍华人杨小燕曾到北京与、万里等打桥牌。在那次切磋中,他们从晚上八点一直打到深夜一点,连续对阵四五个小时。全情投入,不但毫无倦意,直至局终仍然神采奕奕。在牌局中,杨小燕发现对“精确叫牌制”非常熟悉,可见对世界桥牌的主流“技、战、术”很有研究。的牌风也给她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她说:“邓先生打牌思路清晰,牌风稳健,显示出充沛的精力和过人的智慧,这在80岁的老人中,是十分令人吃惊的。的牌技不仅仅是业余水平的,可够得上专业水平了。”

  将工作和娱乐区分得很清楚,这一点,他的牌友们很有体会。不但打牌不谈,打完桥牌和友人一起吃便饭时也不谈。也正因为不谈的原则,大家都感觉同打牌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没有多余的压力。一张四方的牌桌,一群热爱桥牌运动的人聚在一起,互相专注牌局的变化,在酣斗中传出阵阵欢乐的笑声,其乐融融。

  桥牌是国际比赛项目,世界上不少政要都喜欢打桥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首相丘吉尔在英军参战的情况下,没有放弃打桥牌的爱好;艾森豪威尔在等待盟军登陆北非消息期间,也不忘挤出时间打上几局桥牌。也是桥牌爱好者,因其对中国桥牌事业的关心和支持,得到了来自世界范围的好评和赞扬。

  在“文化大”中,桥牌被当成资产阶级娱乐方式遭到禁止。这导致了桥牌运动在群众中的普及度很低,更不用说有多少“国手”了。“”结束后,百废待兴。针对桥牌事业发展停滞的问题,1978年7月,在北京的几位桥牌元老周家骝、裘宗沪和郑雪莱联名给写了一封信,信中提出了在我国推广和发展桥牌运动的建议。几位桥牌专家很快得到了消息,对此信作出了批示:“请体委考虑”。在的支持和关注下,中国的桥牌运动重新开展起来。1980年中国桥牌协会成立,并加入了世界桥牌联合会。

  从1984年开始,为了推广桥牌运动,中国桥牌协会举办了“运筹与健康”老同志桥牌赛。亲自率队参加比赛,比赛共办了10届,从第一届开始一直到结束,的队伍基本上每届都是冠军,仅有一次拿了第二名。1991年10月,中国女子桥牌队在世界桥牌锦标赛中获得了第三名的优异成绩。女队回国后,为鼓励她们,亲切地接见并邀请女队员打了一场友谊赛。在这场比赛中,“叫”“打”俱佳,战胜了中国女队。在惊叹牌技的同时,女运动员们表示一定要刻苦钻研牌技,力争为祖国取得更好成绩。

  桥牌如同音乐一样是一种世界语言,可以成为中国同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相互交流、理解与友谊的桥梁。随着中国桥牌协会的成立,中国桥牌事业逐步走上正轨,开始成为世界桥牌界不可小觑的一支新生力量。为中国桥牌事业的发展所起的作用举世公认,1981年12月,国际桥牌新闻协会将最高荣誉“戈伦奖”授予了。1988年7月,担任中国桥牌协会荣誉主席。1993年6月世界桥牌联合会主席鲍比沃尔夫和北美桥牌联合会秘书长杨小燕,向中国桥牌协会荣誉主席颁发“主席最高荣誉奖,以感谢他为促进中国桥牌运动开展所作的重要贡献。

  1997年逝世后,世界桥牌联合会主席乔斯达米亚尼在悼念的电文中说:“桥牌界能拥有他这样的朋友,我们感到非常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