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双庆公司“整改”后废水仍超标

  对于企业违法排污,如果说环境监管是第一道防线,那么,环境司法无疑是最后一道防线,当这两道防线全部失守后,违法企业势必肆无忌惮。本报曾经曝光过的重庆市双庆硫酸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双庆公司)正是这样的一个违法典型。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与中华环保联合会有关调查人员一起到双庆公司回访调查,发现双庆公司的实际整改情况与当地有关监管部门的说法完全不同,企业生产废水经过简单过滤后仍是直排当地饮用水源地——郁江。而且,企业所排废水经有资质检测部门检测仍超标。

  就双庆公司的污染问题,去年5月29日,中华环保联合会曾向重庆市黔江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环境公益诉讼,但未被受理。

  2013年9月18日,法制日报以《超标573倍废水直排彭水母亲河》为题报道了双庆公司违法排污问题。事实上,对于这家企业的污染问题,中华环保联合会关注已久,2013年,该会曾多次派出调查人员赴实地调查,并将双庆公司所排工业废水送检,检测结果显示,双庆公司所排废水多项指标严重超标,其中,硫化物超标573倍。

  中华环保联合会有关调查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双庆公司“整改”后,他们仍不断地接到当地百姓的举报,称企业污染依旧。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与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在双庆公司所看到的情况也确实如此。

  法制日报记者到双庆公司的当天,企业的主要生产线因设备检修并没有开启。但是,刚出炉的废渣仍堆放在老地方,不断升腾起的热气让人无法靠近。与以前不同的是,厂区外新建了沉淀池,沉淀池并未封闭,尽管没有生产,但是,废水仍然顺着池子边上很大的豁口往外排,废水所流经地面呈现淡蓝色。

  “你们去年来后,企业确实停产过,他们是怎么整改的,我们也看见了。” 离双庆公司最近的彭水县保家镇朱家店村一位村民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企业所谓的整改不过是修了几个沉淀池,池子也没做任何防水处理,池子里的水一边渗透,一边往外流。”村民们表示,“整改”后,双庆公司产能扩大,污染更严重了。

  5月6日,保家镇朱家店村村民致电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称双庆公司晚上排粉尘排放仍然严重,“最近下大雨,把废渣都冲到了河里,污染比较大,污水还是通过那个池子往外渗。”当地知情人说。

  在双庆公司厂区外,朝向郁江方向,有大小不等的暗管通向郁江,当地知情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这些暗管就是双庆公司的偷排管。他们透露,这些偷排管直插当地人饮用水源地,即长江上游支流郁江。

  2013年9月18日,法制日报报道了双庆公司的污染后,12月25日,彭水县环保局曾给法制日报记者发来“闻过则喜,彭水对环境污染‘零’容忍”的邮件,称,“彭水依法查处了一起企业超标排放事件,对存在问题进行了全面彻底整改。”

  这份新闻稿式的邮件说,“2013年9月,位于彭水的双庆硫酸钡有限责任公司所排废水多项指标严重超标被中华环保联合会发现并由媒体曝光。彭水县政府得知情况后,立即采取措施,由一名县委兼任的副县长牵头专门负责调查处理。”邮件承认,肇事企业存在废渣暂存场不符合环保法律法规要求,生产废水渗漏严重、超标废水进入环境,环保法律法规意识淡薄、污染出现反弹等问题。

  邮件称,县政府首先责成县环保局对肇事企业停产整改并立案处罚,对该企业违法行为依法处以罚款6万元,同步落实专人进驻企业,对存在问题逐一进行整改。

  就具体整改,邮件透露,双庆公司已将厂区内临时渣场暂存的固体废物进行了清运并合理利用,对清理后的原堆渣场地进行了硬化,搭建200㎡的钢结构玻钢瓦雨棚,将渣场的雨废水全部收集进入循环池循环利用,确保临时渣场的环境安全。

  其次,新建了废水回收池、维护了循环水池与事故应急池,保证了生产废水的全部回收,杜绝了生产废水的外排。而且,粉尘也不外排,燃煤锅炉也已达标排。

  与邮件所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对双庆公司“整改”后处于停产状态的废水送检,结果是,PH(水中的酸碱值)、生化需氧量以及化学需氧量仍然超标。

  法制日报记者在双庆公司附近住户家里看到,不仅企业的废渣就堆放其菜地边,而且这些人家种的菜的根部都是黑渣。“菜吃得很不放心,不知道污染物是不是超标。”当地人说,只要是知道菜是在双庆公司旁边种出来的,卖都卖不出去。他们表示,受企业污染影响的村民有200多户。

  中华环保联合会法律中心副主任马勇也曾到彭水县调查双庆公司的污染问题,5月6日,他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因双庆公司所排工业废水直接污染彭水县的饮用水源地郁江,且多项污染物严重超标。2013年5月29日,中华环保联合会向重庆市黔江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环境公益诉讼。

  中华环保联合会要求,双庆公司立即停止违法排污行为;请求法院判决双庆公司采取有效措施对厂区周围环境进行治理,包括土壤、道路及清除废渣;消除对郁江的污染以及对周围居民身体健康的危害。

  重庆市黔江区中级人民法院最终以本案涉及公益诉讼没有受理。“法院不受理公益诉讼,从司法角度就对企业形不成压力,企业污染出现反弹可能极大。”马勇说,这是他们当初的担心。

  更令人担忧的是,双庆公司明明是假整改真排污,但在彭水县政府眼里,双庆公司的整改却是“达到了预期的目标。”

  彭水县环保局在给法制日报记者的邮件里称,彭水对环境污染零容忍。“实际上,对环境污染真正零容忍的是老百姓。”环保部环监局原相关负责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别说企业不达标,就达标排放仍超环境容量。

  这位资深环保官员在位期间曾专门负责查处企业违法排污问题,据介绍,经他查过的案子,有数百人或被党政纪处分,或被送司法处理。在他看来,“目前,中国不存在零排放企业。”

  在回访双庆公司时,法制日报记者与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曾进入双庆公司厂区里,破旧的厂房,满是灰土的路面,“这样的企业怎么能做到达标排放?”当地百姓说,他们更不明白的是,当地政府为什么要死保双庆公司。